主页 > 发明热搜 >2007 Rd.15:Japanese Grand Prix 日本站 溼地雪耻战 >


2007 Rd.15:Japanese Grand Prix 日本站 溼地雪耻战


2020-06-04


欧陆站的失态,令我们对L.Hamilton的雨中手腕大打问号;这回,他则以稳健的步调为自己的实力刷上了惊叹号,兼且欣见他那位队友兼对手在大雨中化为残骸片片…

回溯1976年的富士赛道,就是在大雨中揭开了历史上第一场F1日本大奖赛,而2007年的富士赛道,又在大雨中复办F1日本大奖赛,如今的安全性以及周边设施与30年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但无论安全后盾做得多幺好,都只能说是「被动安全」│真的出事了才能看到效果;至于在暴雨中要避免出事的「主动安全」│能见度、抓地力…等,在科学理论上仍然难以突破。

B版赛车登场之后颇有起色,A.Sutil终为Spyker拿下第1分。

在大雨中开始的比赛,以安全车带头绕场进行动态起跑是惯例,但前提是要确定雨势真的会变小:假如状况没有改善,无论安全车在哪一圈退场,都是赛会自打嘴巴、自相矛盾的行为。

本站开赛历时19圈之后才动态起跑,已经破了F1赛车的纪录,不过雨势确实也没有变小,为什幺还是开跑了?在之前那19圈里,不知道已有多少人不耐烦而陆续关了电视,再这样绕下去、成了收视毒药,这历经30年复办的富士站日本大奖赛就要由好彩头变为大霉头了。

Red Bull和Toro Rosso不慎兄弟相撞,双双丧失颁奖檯良机。

既然开始比赛是为了收视问题、而并非雨势有所减退,那幺在这样的状况下便必然有「牺牲者」(反正FIA可以告诉自己:如今的「被动安全」已不是30年前的水準,拚拚看再说)。

结果这场比赛最惨烈的牺牲者并不是一度紧跟L.Hamilton、以为自己有机会争夺首次优胜、却遭到S.Vettel追撞的M.Webber,也不是眼看有机会为车队及自己站上首次颁奖台、却因注意路况而不慎追撞M.Webber、回到车库还不禁垂泪的S.Vettel,而是在此几乎失去年度争冠筹码的F.Alonso!

H.Kovalainen的稳健战力与开幕时刮目相看,今次更力克同胞前辈。

本站採用动态起跑,等于一开始已抹杀了F.Alonso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成功率最高的一个机会│与L.Hamilton争抢第一弯道!等到自然拉开差距之后,F.Alonso还要冒险争先几乎已不可能,他面临了两个抉择:是要保持这个顺位安全完赛得分、但眼看L.Hamilton把积分差距再度拉开?或是以视线极度不利的位置在水雾中发起攻击、但甘愿冒意外事故的风险?上一站所谓「冠军的算计」,才来到这里便已被完全封杀!欧陆站时,F.Alonso和L.Hamilton的溼地表现呈现完全对比,而在本站亦同样呈现完全对比│只是角色也对调了│一个获胜、一个零分。

我们无法看出F.Alonso选了哪一个抉择:因为他并没有机会向L.Hamilton发起攻击,但自己还是撞车了!经过了上一站,L.Hamilton如今完全理解排位的重要:只要让F.Alonso处在无法被动守成的境地,他的状况就多了…

静冈‧富士:4.563公里×67圈=305.721公里
T1/T2/T3:区间秒数,终点线加总为竿位理想圈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