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办公艺术 >318反服贸运动:「鲁蛇世代」对抗「温拿世代」的奋力一搏 >


318反服贸运动:「鲁蛇世代」对抗「温拿世代」的奋力一搏


2020-08-10


318反服贸运动:「鲁蛇世代」对抗「温拿世代」的奋力一搏

作者:Yuming(七年级台湾人,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社会、政治与国际关係学院博士生)

近日来,许多针对反服贸事件的分析,将318运动的爆发,归因于以下三个结构性因素:

    台湾社会持续扩大的「贫富差距」 马政府第二任期后,急速增加的各种「不公义事件」 反媒体垄断运动所揭露的「中国黑手」与「跨海峡政商同盟」问题

众多分析者认为,上述三个国内外政经结构所汇集的压力,迫使年轻人重新思考公平与正义等各种价值,让这次的反服贸行动,成为上述压力宣洩的出口,也让整个世代的年轻人,有了同为「反抗世代」的自觉,共同迈向了社会主义与左倾的「觉醒之路」。

但笔者认为,无论是政治上的不正义或经济上的不公平所塑造之「远因」,或反抗中国因素与反对程序不正义之「近因」,都无法直接解释,318运动的能量聚集于20到35岁青年之「反对运动年轻化」现象。笔者相信,真正迫使青年世代重新崛起于街头的中程因素(介于远因和近因间),在于经济上,世代落差的「青年贫穷化」问题;以及政治上,让年轻人穷忙于谋生之余,更没有关心公共事务的时间与能力,所造成之「政治老年化」(关键字:五府千岁)与「政治世袭化」(关键字:一生充满挫折)等两个问题。

也就是说,在此次318运动与后续争论中,几乎没有谈论自由贸易竞争机制本身,社会达尔文主义适者生存的残酷,以及全球化下分配不均与南北差异问题的声音时,我们可以知道,世代不正义所掀起之「世代战争」,而非服膺社会主义之「青年左倾」,才是造成此次年轻人得以迅速集结反抗能量之主要结构性因素。

以作为全球性现象的「租屋世代」(generation rent)为例,相较于二次大战1945年后出生,如今年纪大约在50到65岁间的「婴儿潮世代」(baby boomer),现今20到35岁的世代,因为世界长期相对性承平,使得年轻人被迫面对以下几个现象:

    因稳定经济成长下的通货膨胀超越薪资成长,造成的实质购买力下滑 因广设高等教育,造成的学历贬值 因房价攀升速度远大于加薪速度,造成的房价(租)收入比失衡

综合以上现象,年轻世代在无法解决住屋问题的前提下,结婚、成家与生子等人生进展皆势必顺延。甚至间接造成整个社会少子化、人口老化与劳动人口不足等问题。

在台湾,我们将上述这些没有富爸爸,而无论学历与薪水高低,都必须挣扎于「房事问题」并被迫延后人生的年轻人,冠上了「草莓族」、「月光族」、「靠爸族」或「啃老族」等恶名;在英美,多数英语世界的报刊则将这些因为结构性因素,使得人生进程受挫的青年,称之为「租屋世代」或「鲁蛇世代」(baby loser)。

除了少数如德国、荷兰和北欧等先进国家有完善的公屋制度、租房契约保障与打房政策机制外,几乎其他所有已开发或开发中国家的年轻人,都成为了这个鲁蛇世代的一员。而相较于鲁蛇世代,坐享经济发展、低房价与高学历、少竞争等优势的战后婴儿潮世代,则被英语世界报刊称之为「温拿世代」(baby winner)。

318反服贸运动:「鲁蛇世代」对抗「温拿世代」的奋力一搏

鲁蛇世代所面临的的住房压力,若再加上近年来因为中国崛起,新富阶级人数暴增所造成之中资热钱流窜、民间投资移民,与党国资本贪汙资产转移等汇流成的「中国因素」,无疑更是雪上加霜。

中国因素已不仅在台湾、香港与邻近的东南亚,甚至在移民与教育上具有相当诱因的澳洲、加拿大、美国与英国,造成年轻人购屋与租屋上的住房压力。大量流入的中资,让各地房价暴升更为剧烈,也让年轻人更陷入买不起房子的窘境。这个看似简单的住房问题,甚至使过往五十年间,战后婴儿潮世代正常的社会阶层流动趋向停滞,回头拉大已经失衡的贫富差距,扩大了世代间的不正义。

再将眼光收回台湾,台湾年轻人若没有富爸爸,就算每天高唱〈爱拚才会赢〉,打落牙齿和血吞,继续在责任制与无薪假的夹杀之下,边领22k低薪边爆肝的同时,面对持续攀升的房价、仍因买不起房子而持续延宕娶妻生子的人生进程。

大量涌入的中资炒房客,若在服贸通过前,就以:1. 人头借名代买登记;2. 借第三地成为外资,投资台湾房地产;3. 以双重国籍的第三国国籍买房,这上述三种方式来台置产;那幺服贸通过后,纵使有「3年内不能买卖,中国投资客不得滞留台湾超过4个月,房贷必须低于5成」这些所谓的「三四五条款」作为安全阀,但我们还是不禁怀疑,政府的治理能力是否能够穿透上述各种规避的手法,成功地进行管制。

但很明显的是,办法是人想出来的。若在服贸通过前,中资就能够利用上述各种方法规避现行法令来炒作房市,更何况服贸通过后,中台双边人力、资金更为密切的互动下,各种规避法令的手法会多幺推陈出新,也是可想而知。更重要的是,因为水涨船高的房价与房租而受益的台湾人,都是即将迈入退休、温拿世代的中年人,而苦果都必须由鲁蛇世代的年轻人来承担,所以世代不正义的状况,必然越趋严重。

另外,除了房价攀升直接造成的实质购买力与生活水平下滑外,鲁蛇世代更必须面对以下两个结构性的问题:第一、炒房、买楼、收租实在太好赚了,企业主在自有厂办或店面的情况下,相较于坐拥家产当包租公,经营企业这幺耗神耗力的事情,哪个傻子愿意继续投入?若企业都放弃经营而投入房地产,那幺年轻人未来的工作究竟在哪?

第二、就算企业主真的有心经营,但若本身无自有房产,则必须不断付出更高的成本来购买或租赁厂办。而为了填补这些厂办成本,在其他成本仍然不变的情况下,最直接的方法,莫过于削减薪资,找劳工开刀。近年来,因为台湾产业空洞化与薪资水平下滑,出现的中国台干与澳洲台劳,正是台湾房市火热最直接的负面影响。

服贸通过后,鲁蛇世代的台湾年轻人,将加速被迫面对如同香港年轻人般「有楼买不起」与「产业空洞化」的窘境。单纯的受薪阶级青年,未来无论学历多高、多会赚钱,将仍然追不上钱滚钱、利滚利下火箭般窜升的房价。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批评318运动,宣称台湾年轻人害怕挑战、没有竞争力、畏惧中国,都是去脉络、非结构性的贬损和汙名化。面对服贸通过后必趋激化的世代不正义问题,318反服贸运动正是鲁蛇世代本身忧心个人前途与台湾命运的奋力一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