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办公艺术 >指遭不公平对待感侮辱 反对党议员拒领拨款 >


指遭不公平对待感侮辱 反对党议员拒领拨款


2020-07-11


指遭不公平对待感侮辱 反对党议员拒领拨款

雪兰莪州政府明年起拨款反对党议员一年20万令吉掀风波,反对党议员们以不公平对待及感觉受侮辱为由,拒绝接受。

雪兰莪州反对党领袖拿督三苏丁说,反对党12名国阵州议员拒绝接受州政府提供的20万令吉拨款,主因是州政府没有采取公平对待的原则。

“对我们而言,这是一种侮辱,因为我们是民选的州议员,我们跟民联州议员有什幺区别?他们可以拿到70万令吉拨款,相对的我们却只有20万令吉。”

他说,如果是在公平原则下,那幺就应该给予同等待遇,所以反对党认为州政府并非真诚和善意提出拨款。

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是于昨日首天召开的第13届第2季第3次雪州立法议会上,宣布明年起雪反对党议员可获得20万令吉拨款,以改善及提升选区服务。

此外,三苏丁说,民联政府在反对党获胜的地区另外委任协调官,这些非民选的官员甚至可获得50万令吉拨款,比民选州议员还多。

“反对党州议员才是民选的,但是却不如非民选的协调官,所获得的拨款也比他们低。

换言之,州政府原本可以公平给予我们70万令吉的拨款,但却要我们跟这些非民选的协调官平分有关拨款。”

他说,过去国阵政府时代,并没有委任协调官的政策,基于这是不对的政策,所以反对党才要拒接和纠正州政府。

“移交官车大臣邀功”

另外,针对州政府提供全新冠美丽(Camry)官车给他的事宜时,他说,这件事根本不需要被提起,而是州务大臣想要邀功,可谓“牛被挤奶,水牛邀功”之做法。

“反对党获官车是在前大臣时代就获得批准的,只是当时我用的是旧车,新车尚未到,如今这项移交根本就是州务大臣想要邀功。”

他说,在国会里,反对党领袖也获得官车待遇,甚至还有其他更好的福利,比如保镖,而作为州反对党领袖,就没有这项待遇了。

朝野激辩插曲多 沙菲宜新官上任考验大

雪州一众议员群起激辩雪州反对党议员拒绝接受选区常年拨款,甫上任雪州议会副议长的沙菲宜首日主持议会,考验控制场面的能力。

雪州反对党领袖拿督三苏丁就选区常年拨款没有诚意,指拨款不公的言论,引起民联议员不满,要求解释。

当中包括万挠区州议员颜贝倪、中路区州议员阿都拉尼及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等,约7至8位州议员频要求打岔。

沙菲宜今天也首次主持雪州2015年财政预算案辩论环节时,遇上朝野议员激辩场面,喝止议员坐下,以控制场面,但三苏丁被关上麦克风后仍持续发言。

三苏丁在辩论环节口快陈述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频频将“Ketua Umum PKR”说成“Ketum”(哥冬叶),引来州议员对三苏丁用词有恶意之嫌。

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也“回敬”三苏丁,指雪州反对党领袖岂不反称为“Kegang”(僵住),在场议员为用词不当,引发激辩小插曲。

沙菲宜较早前允许武吉加星区州议员拉吉夫打岔,拉吉夫“越位”

使用万宜区座位麦克风发言,引来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纠正,指州议员发言只需请示议长容许发言即可。

沙菲宜在午休受媒体询访,指首次主持雪州议会情况还好,只是仍需时适应。

杨巧双:早已建议提供 拨款官车无关玩弄政治

雪州议长杨巧双说,雪州议会事务理事会7位成员较早前已建议为反对党议员提供应有的便利,所以20万令吉拨款和官车是应有的便利和设备,与玩弄政治课题无关。

她说,雪州议会事务理事会7位成员早前的建议,在雪州前大臣丹斯里卡立任期时已提呈雪州行政会议,并在上季州议会通过了。

“提供这些方便,可让雪州反对党议员提高工作效率,选民也可从中受惠。”

她也说,身为州议员,即便是1万令吉拨款,本身也会接受,因为是惠益选民的事。若然拒绝,除非是本身已有资源,惟她不知道雪州反对党议员是否有本身的拨款。

杨巧双是在辩论环节,针对反对党议员提出官车事项是前雪大臣丹斯里卡立时期的决定这幺说。

她说,雪州议会事务理事会成员,还包括雪州反对党领袖拿督三苏丁,这次是因为官车刚送抵,所以雪州政府做出配给的工作,和州内反对党议员所说的拨款与给官车都是玩弄政治课题,全无关系。

她强调,拨款并非给个人,而是提供反对党议员应有的设备,因此无需挑战对方是否接受拨款,因为未来三、五年有关拨款的分配仍是由雪州议会事务理事会决定。

此外,她也于午休时间,在记者会上公布正式出炉的雪州议会座位图。

她也表示,甫上任副议长的沙菲宜,尽责执行职务协助处理行政工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