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媒体时代 >卖掉公司的最佳时机 >


卖掉公司的最佳时机


2020-06-20


卖掉公司的最佳时机

2008 年 10 月 30 日,我写了一封信给 Twitter 的董事会,第一句是这样的:

当时有一家比我们大很多的公司向我们发出收购要约,董事会透过信件展开了简单的讨论。当然,2008 年时,Twitter 比现在小得多,员工不到 50 名,资金只募集了 2 千万美元左右,不到 1 千万使用者,我们仍然有很多技术上的问题。成长一直良好,但并不是非常稳定。谁知道未来是什幺样子?被大公司收购也不是什幺特别不可行的方案。

思考之后,我向董事会提出三个可以出售的理由:

1. 报价达到成长的上限

每个企业都有成长的极限。如果你的咖啡厅年营业额 25 万美元,有人报价 1000 万美元。那幺很清楚,从纯粹的财务角度,你应该卖。当然,财务只是考量之一,但如果你的股东较多的话,你就不得不从财务面思考了。

据报导,Google 在 2002 年拒绝了 Yahoo! 30 亿美元的要约。现在回过头来看,认为 Google 只值 30 亿美元不免令人觉得好笑,毕竟 Google 已成长为一家超大型公司了。可能 Larry 和 Sergey 那时候已经非常清楚,如果他们成功了,公司的价值将会翻很多很多倍。

然而,并非每家公司都有 Google 那幺大的野心,想把公司做的特别特别大。对

当时给 Twitter 的报价是一笔鉅款,对投资者和其他参与者来说是非常大的成功,但是报价并没有达到我们成长的极限。虽然我们规模并不大,且有很多人抱持怀疑,但我相信我们的潜力是无限的。

2. 逼近的威胁

风险和机会是相伴而生的,哪怕在最顺利的时候,风险也依然存在。但有时候,公司把潜力发挥出来的机会并不大,机会甚至有可能会小到超出你的控制。

例如,YouTube 面临的法律问题和 PayPal 网路欺诈的挑战。两家公司都有着相当的成就,但当时为了获得安全、财务等方面的保障,被收购也是有必要的。或许他们应该再坚持一下,发展成强大的公司。他们所在的行业有足够的潜力。

有时危险来自内部─缺少抓住机会的执行力,例如 Friendster 拒绝了 Google 提出的价值 3000 万美元的 pre-IPO 股份。如果从「追求上限」的角度看的话,他们这举动也是说的过去,毕竟当时 Friendster 是第一大社群网站,也没遇过强力的竞争对手。然而,当时的内部威胁也不明朗。

回到 Twitter,有人认为当时我们面临的内部威胁和 Friendster 相当。有一段时间,我们的技术问题使我们十分脆弱,但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我们觉得问题已经过去了。有比我们更大的竞争对手存在,并且他们越来越关注我们,但我们并没有觉得他们是真正的麻烦。

3. 个人选择

有时可能创办人或其他关键人物同意被收购,收购就成功了。这很常见的,而且很多小规模的收购都是这样完成的。但它并不适用于更大的公司,因为如果公司经营得非常好,那幺每个人最后都是可被更换的。

早在 2003 年,我就在挣扎要不要把 Blogger 卖给 Google。财务上是否成功并不明确。我们有非常大的成长空间,而且没有什幺真正的威胁,桌子上摆的一份条款还能带来更多的资金。但最后我还是同意了,因为我认为 Google 是 Blogger 最好的归宿,Google 能把它的潜力都发挥出来。我也知道,在 Google 工作几年对我是更好的历练,之后我会再出来创业,而团队成员也乐意加入硅谷这家最受尊敬的公司。

对 Twitter 而言,大家都没有出售公司的意愿。那时,我刚成为 CEO,和团队一样,都迫不及待想要一展拳脚。此外,那家发出收购要约的公司,似乎并不算是非常适合我们。

***

这封信发出去以后,大家对要不要卖掉 Twitter 的讨论就渐渐沉寂下来了。从那以后,朋友们面临併购的问题时,我总是透过这个架构替他们进行分析,希望这将对面临同样重大问题的创业者们能有所帮助。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