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媒体时代 >郝明义/三问林飞帆:学运世代该防止民进党再次倒退 >


郝明义/三问林飞帆:学运世代该防止民进党再次倒退


2020-05-29


郝明义/三问林飞帆:学运世代该防止民进党再次倒退

郝明义/三问林飞帆:学运世代该防止民进党再次倒退

▲如何号召更多的学运世代进入民进党集体推动改革,将是林飞帆的挑战。(图/记者蒋婕妤摄)

● 郝明义/大块文化董事长

林飞帆去民进党当了副秘书长。

2016年初,上次大选结束后我访问林飞帆,他谈到三点。

第一,林飞帆说,「他自己很早就在想组党这件事,觉得年轻人应该有自己的政党,思考「我们年轻世代最优先最主要处理的议题该是什幺?我们是不是应该有自己的政治纲领,或者行动纲领?」」太阳花学运结束之后,因为有些学运成员和他的意见不同,所以此事没有发生。

第二,对于那次大选的结果,林飞帆说「他认为学运的力量是被民进党收割了。」我问他这对学运世代本身的意义是什幺,他说:「我们的时代还没那幺快到来吧。」

第三,对于学运世代如何参与2016年那次大选,林飞帆的主张是:「本来,搞运动的时候大家一起搞,到后来介入政治,参选的时候,大家也应该形成集体力量。譬如我们这个世代的人就都投入民进党,或是都加入时代力量,或是都加入绿社盟。但是没有,我们反而是各自行动。」

所以基于他说的这三点,应该问他的是三个问题:

一,时间又过去了四年,林飞帆为什幺认为年轻世代今天仍然还没有等到自己的时代到来,思考自己的政治纲领或者行动纲领?为什幺反而去为已经代表既得利益的民进党助阵?

二,他四年前感叹「学运力量是被民进党收割了」,那现在他是否更落实了自己当初的感叹?

三,或者,他是因为想要实践「应该形成集体力量」的想法,所以投入民进党,期待从内部推动什幺改革?如果是,那为什幺没有考虑进入时代力量形成集体力量?如果是,接下来他要如何号召更多的学运世代进入民进党集体推动改革?做不到的话,岂不仍然是各自行动?

林飞帆也可以现在不必回答。将来时间会回答。

郝明义/三问林飞帆:学运世代该防止民进党再次倒退

▲学运世代形成「集体力量」来加入民进党,不正也有机会形成「集体谈判力量」?(图/翻摄曾柏瑜脸书)

而看林飞帆就任致词,吕家华也加入民进党,那是在实践他认为学运世代「应该形成集体力量」来投入一个政党的想法了。

而林飞帆决定投入民进党的目的,他说是「除了一起守住本土政权,防止亲北京势力取得执政地位,也要针对下个4年,台湾社会转型所需要的社会对话做準备。」

另一篇报导,把他关切的事写得更仔细一些:「台湾的的困境不只是2020大选,也不只是2020年选战中,中国对台湾的干预与介入,更是对内,在下个阶段台湾社会与经济转型过程中,要如何面对内部转型的需求、震荡,以及这个震荡当中,世代之间的矛盾和阶级冲突。」

我祝他顺利。这些事情不论完成哪一件,都很重要。

但我也要给他一个建议。

林飞帆说了要打赢这次选战,防止亲北京势力取得执政;林飞帆也说了之后针对下个四年要做的事情。

但是,有一件事情他没有说。那就是:从此刻,到打赢选战,何防止民进党在中间这段时间的作为不要使得「下个阶段台湾社会与经济转型过程」倒退。

举例而言。就在七月一日,林飞帆就任民进党副秘书长不过半个月前,民进党政府通过了「平均地权条例部分条文修正草案」。

这次修法,蔡英文总统承诺的所谓「实价登录2.0」七折八扣、居住正义跳票,所以正在纪念无壳蜗牛三十周年、巢运的负责人彭扬凯毫不客气地说:

1. 就政治诚信的角度,蔡总统的政见承诺的确跳票, 不要否认。

2. 就政治问责的角度,是行政院打打假球自己推翻自己提的法案, 不要否认。

3. 就政治修辞的角度, 放水的说法跟8年前国民党一模一样,不要否认。

4. 就政治精算的角度, 居住正义比不上满足建商利益,不要否认。

台湾不同世代的矛盾和冲突中,居住正义正是最炽热的焦点之一。民进党政府才半个月前做出这幺倒退的事情,林飞帆不会没注意到。

所以,如果林飞帆真的要以学运世代的集体力量来影响民进党的改变,请千万不要装着没看到这些,只是想打赢选战再推动接下来四年的改革。那有违理想,也不利实务。

林飞帆既然加入了民进党,职位也不低,那就应该从此刻起,就要求民进党的施政即使不能马上有助于「下个阶段台湾社会与经济转型过程」,起码不要倒退。

这有理想面的理由。也有现实面的理由。

因为正是目前民进党最需要学运世代帮他们打选战,所以当然有条件要求。形成「集体力量」来加入民进党,不正也有机会形成「集体谈判力量」?

事实上,也只有当林飞帆做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才是帮民进党打了最有力的选战,也才有助于推动他下个阶段的事情。



上一篇:
下一篇: